Asia Pacific Rayon(APR – RGE集团子公司)

Riau, Sumatra, Indonesia

5
1
RP
shim
风险需在审核前处理

CanopyStyle第三方审核完成情况

已开展年度审核

已公开独立审核和开展行动

n/a

审核结果为低风险

n/a

对森林保护的贡献

声明保护原始濒危森林

n/a

公众合作领导力

n/a

影响决策者

法律保护

n/a

Extra Respon­sibilities

n/a

研发新的可替代纤维

合作

研发投资

朝商业规模发展

n/a

时间表和目标

应份额完成集体目标

n/a

积极拓展商业投产

n/a

制定森林采购政策

已落实政策

政策满足所有CanopyStyle的要求

可追溯性、透明性和可持续性采购

已分享完整的监管链和供应商名单

具备追溯系统

已公开分享供应商名单

已公开分享森林来源地和纤维链

n/a

供应链转型的领导者

积极对话

优先选择FSC

n/a

公开支持森林地图

n/a

存在原始濒危森林和其它争议性地区采料的高风险

已知采购风险却没有行动

已知采购风险 有初步行动

n/a

已消除采购风险

n/a

总计:

Buttons 5

化学品管理

公司正在解决人造纤维素纤维生产过程中的化学品污染问题。公司已经加入一个具有公信力的倡议,促进化学品管理解决方案。(赢得两枚纽扣)

在所有经营场地,公司正使用污染控制技术,限制化学品污染。公司正开发人造纤维素纤维生产过程中使用或产生的化学物质的回收方法。

ZDHC负责任纤维生产指南 ZDHC废水指南(在2020年已完成评估,赢得三枚纽扣) ZDHC废气指南

总计:

1 Point

原始濒危森林采购风险

已确认APR4个供应商。大部分溶解浆从两个印尼供应商采购,且都是高风险和争议性来源。其中一个是Asia Pacific Resources International Ltd (APRILRGE子公司),另一个是Toba Pulp Lestari(TPL),也是由Sukanto TanotoRGE所有者)所有。

APR主要供应商的经营地区在ForestMapper中被定义为原始濒危森林,因为所在地区存在高碳汇森林景观、濒危物种栖息地、自然林转化林以及存在尚未解决的社会冲突。

CanopyAPRIL/RGETPL一直保持对话,探讨如何管控风险、解决现存问题及弥补过去伤害,希望寻找解决方案并达成共识。我们认识到在部分领域已经获得些许进展,但重大风险尚未解决,因此在可预见的未来,RGE, APRIL, TPLAPR将被视为争议性供应商。

因此,Canopy仍建议市场现阶段对此生产商酌情考察。品牌商应继续向Canopy咨询了解APR和其母公司、主要供应商TPLAPRIL的重点指标完成情况和政策执行。

主要改进工作

作为RGE集团旗下公司,APR需要在集团内部积极促进主要供应商APRILTPL作出实质有意义的转变。

Canopy建议APR提供APRILTPL和他们的供应商所作出的实质性进展文件:

  • 获得受影响社区的自由事先知情同意,保护泥炭地、其它高保护价值地区HCV和高碳汇森林HCS
  • 有效解决土地索偿和与传统和当地社区的冲突,包括在争议土地上停止作业,在尚没有或没有获得知情同意的土地上尊重习惯土地法;
  • 采取具体有效的措施,弥补或赔偿公司已经造成的社会和环境影响,包括提高APRIL声明的1:1修复目标,达到科学指定的修复要求。

除了停止供应链中的森林砍伐、退化泥炭地和侵犯人权之外,APR必须加快下一代纤维解决方案的商业量产。APR应提供证明文件,说明RGE是否提高了下一代纤维的使用量,是否相应等量地减少了来自泥炭地的木基纤维使用量。下一代解决方案不应成为小众产品,而是可以减小APR和主要供应商对来自退化热带泥炭地、HCVHCS森林以及社区土地的原材料的依赖。

未来的扩张计划或选择新的供应商时,需侧重于整合和采购下一代解决方案的技术和材料。与此同时,至少需要使用ForestMapper和补充性指南文件(例如《原始濒危森林采购审核通知》和《溶解浆厂评估文件》),确保不再从原始濒危森林采料。

赛得利、APRAPRIL需继续宣传、赞助和参与可持续性公开论坛。RGE集团企业需继续采取具体措施,推进实质性可持续进展,解决对气候、生物多样性和当地社区产生影响的核心风险。

Canopy将继续寻找解决方案,报告切实进展,例如切实推进森林保护方案,解决社区冲突问题,处理日趋严重的生物多样性和气候危机,有效解决过去造成的环境和社会影响(1994年之后将自然林和泥炭地转化为种植林)。

领导力体现

APR主动联系Canopy,参加Canopy举办的会议。公司有强烈意愿接受审核,但考虑到供应链中已知风险,Canopy建议暂不用开展审核,除非已经采取行动解决核心风险,以确保公司的资金和资源优先用在风控措施上。

APR不断提高纤维采购的透明性,建立线上产品追溯系统。此系统可以追溯到特许经营林地所有者、种植林、工厂和港口,极大提升了供应链透明性,但不幸的是纤维材料的源头是争议性的。

去年,APR母公司RGE公布了一项十年投资计划,支持闭环生产,将有20%-30%的产品使用替代性纤维素。2020年,公司宣布收购一家自动化粘胶工厂,可用于测试回收纺织品和农业剩余材料,致力于优化使用常规原材料进行新品开发。随着下一代纤维解决方案的扩张,公司需用新材料替代争议性木基原材料,而不能只是作为补充或小众产品线。

CanopyAPRILTPLRGE一直保持沟通,探讨解决方案,围绕森林产品采购风险等与溶解浆和粘胶相关的重大问题和风险寻求方案共识。如果且当出现任何进展,Canopy将及时告知。

粘胶、莱赛尔和溶解浆工厂的数量、位置和产量

Asia Pacific Rayon (APR)2019年开业的新粘胶工厂 ,位于印尼苏门答腊Riau,目前年产目标是24万吨。APR是新加坡金鹰集团RGE的子公司,与印尼浆粕生产商兼林地公司APRIL的关系密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