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六年来,全球领先的粘胶和纤维素纤维生产商与Canopy深化合作。随着生产商的锐意进取和带头作用,粘胶供应链的转型早已悄然开始。在这一次市场转型中,全行业正在逐渐减小对原始濒危森林的影响,并利用自身的商业力量、政治和社会影响力支持全球森林保护方案。

市场成功转型归功于领先粘胶生产商的努力,同时也离不开服装品牌商、零售商和设计师的共同而一致的参与。CanopyStyle伙伴品牌商对创新解决方案卓有远见的承诺正在推动创新颠覆性技术的研发和应用。这些新一代解决方案将会拓宽粘胶纤维的种类,未来的面料将大多来自回收衣物、农业废弃物和微生物纤维素纤维等低环境影响的原材料。

建立真正的时尚界循环经济仍然任重道远。在气候科学家和生物多样性专家的紧急呼吁下,毋庸置疑的是现在亟需大规模系统性转变粘胶供应链,刻不容缓。今年的纽扣排名报告则体现了行业共同推动粘胶产业的转型正颇见成效。我们对未来的合作很有信心,我们相信未来还能加快转型和扩大转型规模!

2019年生产商排名概述:

  • 过去六年,“绿色衬衫”评级从零增至42.5%:博拉纤维、ENKA、Kelheim、兰精、唐山三友和新乡化纤(白鹭)都步入绿色衬衫阶梯,博拉纤维和兰精首次获得部分深绿色衬衫。
  • 三家生产商正在销售含有回收材料的粘胶产品,11家生产商已经投资下一代解决方案的研发。
  • 占行业总产量7%的生产商获得“黄绿色衬衫”,宜宾丝丽雅、台湾化纤、和Eastman已部署行动方案,稳步提升。
  • 五家生产商于2019年制定采购政策,包括全球第五大粘胶生产商中泰化纤、吉林化纤、Formosa, ITOCHU Corporation Textile Company Fashion Apparel Division and Kelheim。截至目前,代表全球粘胶产量84%的17家粘胶生产商都已正式制定CanopyStyle政策。
  • 代表全球粘胶产量70%的12家生产商正式进入CanopyStyle审核阶段,正在接受审核。
  • 11家生产商已经采取措施,支持重要森林景观的保护方案,例如印度尼西亚Leuser生态系统、加拿大Broadback森林和温哥华岛雨林。包括博拉集团已经做出初步投入,支持科学森林保护方案。
  • 5家生产商获得“红色衬衫”,即尚未满足最低合规要求。

中国区绿衬衫的突破和CV的角色

中国的粘胶生商在2019年表出的领导力可圈可点,特是致力于降低森林原材料采境足迹,以及粘胶化学生的影响。

先的中国生商目前都在与溶解极沟通,降低供应链风。他正竭力搜集采信息,淘汰风险来源,呼吁供应链伙伴商参与制定大模森林保方案,并使用他自身的影响力支持原始森林保方案。

今年,2家中国生商首次得浅绿衫,1家首次得黄绿衫,突出反映了中国生商的恒心和努力。

此外,再生纤维纤维业绿CV发挥了关作用,提高了会和中国纺织境意,其中包括粘胶生的化理和原材料采方面。目前80%CV参与了CanopyStyle,其中两家会业获得了浅绿衫。

CanopyCV也一直在探合作的可能性。双方均已采取行,推各自可持续发程。我相信CV会与Canopy达成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以足品牌商的要求,帮助更多中国粘胶生应对日新月异的全球市,提高争力。

降低风险 – 新机遇新工具

降低采购风险的方法有很多,比如直接淘汰争议性来源,开展调查,制定新的尽职调查体系,与供应商沟通敦促其尽快整改。

赛得利则是一个例子,采用了早期降低风险的方法。赛得利2018年CanopyStyle审核发现其供应链中存在重大风险,包含印度尼西亚原始濒危森林地区采购和社会争议两个风险,这与从印度尼西亚姐妹公司APRIL采购有关,APRIL主要在泥炭地地区经营,过去一直以来包括现在仍然存在争议性问题。2019年10月,赛得利宣布一项行动计划,着手解决粘胶原材料采购相关的重要社会和环境问题。Canopy看到赛得利目前取得了部分进展,但长期来看这只是转变供应链的第一步。转变供应商行为无法一蹴而就,需要持之以恒的调整和修正。

为了帮助生产商完成CanopyStyle审核以及向下一代可持续性解决方案转型,Canopy推出了溶解浆厂分类文件。该文件获得了CanopyStyle森林保护领导小组和其它履行MMCF采购政策的品牌商的支持,旨在帮助生产商将精力和资源调用在全球原始濒危森林所迫切需要的领域。为了保护高生态价值的森林,CanopyStyle行动还将属于完整森林景观的原始濒危森林列为重点保护区域。

重点原始濒危森林景观包括:

  • 加拿大和俄罗斯北方林;
  • 沿海温带雨林;
  • 印度尼西亚热带雨林和泥炭地;
  • 亚马逊热带雨林;
  • 西非热带雨林;

溶解浆厂分类文件是一份定期更新的工具,如出现最新确认数据,将会定期更新。该文件的问世是为了响应2019年6月CanopyStyle品牌商和生产商上海峰会上的呼声,现在行业迫切希望提高与溶解浆供应商的沟通效率,推进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