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森林热点问题评估摘要

过去一年,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应对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丧失的双重危机比以往更迫在眉睫。时尚界、纺织业供应链、回收衣物都扮演着重要角色。时尚界正带领全行业保护世界尚存的原始濒危森林,并逐年获得新的进展,同时重视森林生态系统在提升碳汇、培育和维护生物多样性方面发挥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CanopyStyle倡议正向世界展示再生纤维素纤维的生产不需要从森林采伐原材料,我们可以开发下一代替代性纤维,采纳循环经济举措,一旦实现规模效应,则可减轻对森林的压力,同时解决废弃物的问题。

2021年评估要点:

  • 更多绿色衬衫:在去年排名报告的基础上,今年新增2个获得绿色衬衫的生产商,总绿色衬衫评级则达到幸运的13件。这些绿色生产商代表一半的全球粘胶产量。此项成果具有重要的意义,因为CanopyStyle倡议的455家品牌伙伴商已承诺只从绿色衬衫的生产商采购原材料,完全淘汰原始濒危森林的材料。
  • 红色衬衫不复存在: 4家生产商已摆脱红色衬衫评级。大部分已开展审核,努力消除风险。祝贺!
  • 竿头直上: 今年,9家生产商提升了衬衫颜色,其中4家实现跳级进阶。中纺院的晋升最大,比去年增加了15枚纽扣;MI Demo和聚泰环保各增加了11.5枚纽扣;Century Rayon增加了10枚纽扣。过去一年,这些新加入的生产商纷纷开展首次CanopyStyle审核,所付出的努力在今年的排名中得到直接的回馈。
  • 五十度绿: 绿色衬衫领跑者继续稳固领导者的位置:博拉集团和兰精集团保持深绿色衬衫评级;伊士曼、ENKA、Kelheim、唐山三友通过积极的领导保持部分深绿色衬衫;吉林化纤和新乡化纤不甘于浅绿色衬衫,于今年获得更多的纽扣,晋级为部分深绿色衬衫。
  • 新衬衫: 今年,赛得利获得首个“绿黄红”衬衫,尽管供应链中的重要已知风险仍然存在,但公司在其它方面已取得进展。更多有关衬衫颜色的诠释,可阅读我们详细的博客文章。
  • 彩虹色衬衫:三家生产商获得“彩虹色衬衫”,代表着生产商刚刚开始和Canopy对话,且对话是积极的。我们预计这些生产商在未来一年将取得实质性进展,包括采纳与CanopyStyle政策相符的采购政策,开展CanopyStyle审核。
  • 白色衬衫:几家产量相对较小的生产商尚未与Canopy合作,我们暂时无法作此评估和排名。因此,我们给予这些生产商“白色衬衫”,作为全行业可持续发展进程的参考点。近年来,很多生产商都是从白色衬衫快速晋升至其它颜色的衬衫。我们期待这些再生纤维素纤维生产商能联系我们,开展合作,力争参与2022年的排名评估。

下一代解决方案

下一代解决方案是显著降低再生纤维素纤维对森林的影响、减碳、降低能耗、减少水资源和化学品使用的重要途径。

品牌商和零售商应当优先设计和采购含有下一代解决方案的再生纤维素纤维,着眼长期的供应链转型,以实现淘汰时尚界和服装业内原始濒危森林原材料的愿景。对此,2021年排名报告中每家再生纤维素纤维生产商的页面将首先介绍该生产商是否推出了下一代产品,以及相关的详细信息,以供品牌商参考这些市场先行者的成果。点击以下图标则可快速浏览下一代纤维近况:


下一代技术和流程正不断涌现并持续改进,例如从消费前和消费后棉纺织品或农业废弃物中提取新的纤维素,或对食物残渣进行微生物发酵。很多CanopyStyle品牌商正研究如何利用回收纺织品,改善循环生产技术;同时,欧盟、澳大利亚和其它国家与地区已颁布有关循环生产、废弃物管理、气候变化的法律法规。因此,众多技术创新应运而生。再生纤维素纤维生产商不断与技术公司合作,测试和打样新产品。Canopy曾提出下一代解决方案将在2030年替代50%再生纤维素纤维原材料的愿景,并对此作出如下评估:

  • 12家再生纤维素纤维生产商正在测试、试产及/或打样下一代解决方案。
  • 拥有多采购来源、尚未整合或投资木浆供应链的中国的再生纤维素纤维生产商有强烈意愿采购下一代溶解浆。根据我们的研究发现,下一代浆粕处于即产即销、供不应求的状态。
  • 今年,两家生产商推出了全新的下一代产品;预计2022年还会有四家生产商推出下一代产品。
  • 四家生产商已实现下一代产品的商业量产,下一代纤维比例为5%至30%不等,包括消费前和消费后回收棉纺织品。这些产品所含的下一代纤维比例已逐年增加。
  • 大部分生产商的下一代产品规划与目标还远远不够,不足以实现Canopy生存报告中详述的目标与时间表。但是,就在上个月,两家生产商公布了新的目标。博拉集团承诺至2024年前生产100,000吨的再生纤维素纤维,并实现30%的下一代纤维含量;兰精集团承诺至2028年前使用100,000吨的回收纺织品,进而生产更大量的再生纤维素纤维。大部分生产商正考虑商业年产规模达到40,000吨,最少的年产约1,800吨。
  • 十几家生产商表示,他们将用含有50%-100%下一代纤维的产品替代25%的产量。我们期待粘胶纤维领导者能设立更宏远的目标,用下一代纤维替代50%的产量,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实现保护森林和气候的目标。
  • 据调查,很多生产商将在未来一年内更明确可规模化的技术和流程。重点地区的规管新规正促进这些技术转型。

森林保护行动

2021年,生产商采取一系列行动,助力原始濒危森林的保护,包括:

呼吁英属哥伦比亚政府兑现“大熊雨林协议”,保护省内仅存的古老原生林。(聚泰环保、Century Rayon、中纺院、E. Miroglio、伊士曼、台湾化纤、吉林化纤、南京化纤、新乡化纤、宜宾丝丽雅)

博拉集团继续坚持在自营浆厂(非溶解浆)的采购区内的重点原始濒危森林推进森林保护方案,保护110万公顷完整北方林的超过70%的区域。

赛得利和APR正鼓励核心供应商APRIL和母公司金鹰集团采取切实举措,推进濒危的勒塞尔生态系统的保护,勒塞尔生态系统是猩猩、老虎、犀牛、大象的不可替代的栖息地。此外,兰精集团、博拉集团以及所有在印尼设有工厂的CanopyStyle品牌伙伴商已向有关部门致函,支持勒塞尔生态系统的保护。

逆势而上

新冠疫情仍未褪去,导致供应链阻碍重重,浆粕供应不足,现场审核受限,工厂经营受制于新的健康与安全规则。有些再生纤维素纤维生产商还遭受了极端水灾和山火,也许这些极端灾害将随着气候危机的影响愈加频繁。

尽管2021年依旧困难重重,许多再生纤维素纤维生产商仍在与相关机构合作,尽力保护原始濒危森林,减少行业对气候与生物多样性的影响。全球粘胶生产商不断开发下一代低环境影响的解决方案,淘汰供应链中高风险材料。

今年,再生纤维素纤维生产商的成就足以说明只要坚定不移地付出行动,就有能力快速晋升在森林热点问题的排名,更重要的是,领导行业抓住保护森林和气候的重要窗口。

 

*全球49.5%的再生纤维素纤维产能来源于获得绿色衬衫的厂商,约410万吨,比2020年的387万吨有所增加。